1372至1649年

  • La Chartreuse de 1372 à 1649
  • Tombeau Innocent 6
  • Couronnement Quarton

第二座查尔特勒修道院-有钱的赞助者时期

1362年,该修道院失去了创始人,但他的侄子外甥们都是枢机主教,在十多年的时间里继续着先人的事业。1365年,奥贝尔-依诺增爵六世的宫殿被烧,起火的原因不明。

依诺增爵六世的外甥Pierre de Monteruc决定在原来的地方修建第二座查尔特勒修道院:由于他慷慨的赞助,修道院里神父的数目翻了一倍,达到二十四位。他也获得了查尔特勒修道院的第二创始人的美名,而且名实相副。但要修建新的独居室:它们就集中在一个新的名叫圣-约翰的内院周围,这个新内院也叫上内院,建于1372年前后。原来的教堂也太小了,就增加了一个梁跨,两侧分别是圣·布罗诺和圣·米歇尔两座小教堂。新建筑供杂务修士用,而神父还集中住在建筑的原先部分。

 

Pierre de Monteruc并非是奥贝尔家族里唯一慷慨解囊的成员:司铎级枢机主教兼奥斯提亚主教奥杜安·奥贝尔以及司铎级枢机主教兼卡尔卡松主教埃蒂安·奥贝尔也都继承了依诺增爵六世的事业,遗赠了大笔钱财或重建了部分烧毁的建筑。大家可以看到:查尔特勒修道院的命运是同这个显赫家族的保护紧密相连的。奥贝尔一家的慷慨赞助使修道院富裕起来。当地的其他大家族也学习这一榜样向修道院捐赠土地或建筑。正是依靠这些源源不断的收入修道院才能向穷人施舍以及向最著名的艺术家(1)订制装饰墙壁的作品。

到十七世纪初,修道院的家产丰厚,其土地不仅在修道院的四周(阿维尼翁、罗纳河的各个岛上、皮若、阿拉蒙、索尔格…),而且扩展到维奈辛伯爵领地或加尔省的圣灵桥市,那里查尔特勒修道院还拥有其他的隐修院。从1603年起,里昂贵族Claude de Montconis 开始给皮若与罗什福尔的池塘排水,而修道院却拥有池塘的捕鱼权。作为赔偿,修道院获得了一片五百公顷土地肥沃的领地,后来在那里设立了三个农场:1616年设立的圣·胡格农场,1653年设立的圣·布罗诺农场以及1681年设立的圣·昂泰尔姆农场。一个世纪后的一次统计,那里养有542头公绵羊和213头母羊。修道院当时影响很大。它接待初学修士、培养出色的神职人员和学者,并在饥荒、鼠疫或水灾时救援穷人。

 

(1) 自十五世纪后,查尔特勒修士——至少是他们富有的赞助者——致力于装饰教堂并请来了著名的画家。Enguerrand Quarton 所画的“圣母加冕”是当时的所有画作中最能象征艺术与宗教结合的作品,以后修道院墙上的作品一直不断地隆重

宣扬这种结合。 

随着时间的流逝,墙壁和那些挂宗教画的挂镜线上逐渐增加了Philippe de Champaigne 或Nicolas Mignard 创作的豪华作品。1696年,随着Jean-Gabriel Imbert修士的加入,修道院内形成了一个真正的艺术流派。当然,总是涉及宗教主题,艺术的意图总是从属于宗教;然而,我们也可看到:离查尔特勒修会创始人圣·布罗诺的隐修教士式的苦行和修会因怀疑图像会妨碍精神的纯粹静修而对其采取的保留态度,现在已经跨越了很长的一段距离。当然要补充的是:1545-1563召开的特伦托会议在宣布图像的合法用途时已经十分明确地肯定了两者之间的和解。